雀恰营销
专注中国网络营销推广

弹幕视频的传播特点浅析

弹幕视频的传播特点浅析

摘要:基于互联网和大数据技术的弹幕视频发展迅速,从网络视频到电视直播,从小屏到大屏,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本文从受众分析、场景构建和话语呈现三个方面对弹幕进行解读,分析弹幕视频对观众需求的满足、时空一体化场景的构建、弹幕的自成体系文化。

关键词:弹幕;弹幕文化;二次元

起源于日本弹幕视频分享网站Niconico动画的弹幕引入中国后,出现了AcFun(即A站)和后来的Bilibili(即B站)。如今,大多数视频网站都具有弹幕功能。如今,观众不仅可以在网站上看到弹幕的痕迹,还可以在影视直播过程中体验弹幕。从传播的角度看弹幕视频,弹幕为观众创造了时空交错的新场景,在发展中形成了具有亚文化特征的弹幕文化。

一、需求和满足:弹幕视频观众的动机

起源于1940年代的“使用与满意度”研究认为,受众成员是具有特定“需求”的个体,受众接触和使用媒体的过程是基于他们的特定需求并满足他们的需求。 这些需求有一定的社会和个人心理根源。

弹幕视频的观众更多是在抱怨或观看别人的抱怨,满足其中的归属感和社交需求。您可以在观看视频的同时分享自己的观点并与他人交流,这是吸引其粉丝加入弹幕的原因。同时,人们在弹幕中发表另类的吐槽或恶搞语言,使弹幕文化自成体系,弹幕粉丝之间也形成了归属感。

通过弹幕弹幕视频的传播特点浅析,满足了青年群体追求个性、寻求存在感的自我实现需求。从年龄来看,我国弹幕视频的受众主要集中在16-25岁年龄段,有向低年龄段发展的趋势①。总之,观看和使用弹幕的群体主要集中在年轻人身上。在群里。这一阶段的年轻人在网络时代成长,他们的行为和生活受到平等互动的氛围的影响。他们有明显的“快乐取向”和表达个性的强烈愿望。从弹幕视频网站,到弹幕版《小时代》等大屏上的吐槽,处处都是强烈的个性。背后是热衷于抱怨、敢于表达个人观点的网络时代的年轻人。渴望。

二、融合互动:弹幕打造的社交新场景

人们喜欢弹幕,喜欢弹幕,不一定是因为弹幕本身,而是弹幕为观众创造的场景。很多时候,人们喜欢的不是产品本身,而是产品所处的场景以及他们沉浸在这些场景中的情绪。美国传播学家约书亚·梅姆维茨(J. Meymwitz)在《消失的领土:电子媒体对社会行为的影响》一书中提出了“媒体情境理论”或“场景理论”。他结合英尼斯和麦克卢汉的媒体技术理论以及戈夫曼的《戏剧理论》,阐述了“新媒体-新场景-新行为”的过程,从而展示了电子媒体对人们社会行为的深刻影响。梅洛维茨的“场景”概念不同于戈夫曼的物质“场景”,后者倾向于空间,指的是媒体信息环境所形成的行为和心理环境氛围。 ②

无论是在电脑前,还是在电影院的大屏幕前,最吸引人的是弹幕的信息交流方式和它所营造的信息环境:融合互动。

(一)空间融合

人类主要通过空间和时间来体验他们生活的世界。弹幕以视频为基础,融合了物质空间和精神空间的边界。我们所看到的文学和影视作品,通过想象一个“乌托邦”,让人们在精神上逃离现实生活中的物质空间。互联网时代,很多文艺作品以视频的形式呈现在人们的视野中。对于观众来说,这本身就是一个物质空间和精神空间融合的过程。

喜欢弹幕的观众与日俱增,弹幕已经开始以大屏幕为平台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弹幕让身处异地的观众可以同时观看视频,交流对电影的感受,也将传统的观影模式转变为观影与虚拟空间交流并存的模式。弹幕电影将在线视频弹幕功能移动到影院空间,实现了真实空间与虚拟空间的融合。

(二)时间的融合

观众在观看视频网站的弹幕时,不仅可以看到同时在不同地方观看同一视频的其他人的弹幕,还可以看到以前的观众发来的弹幕。这种时空界限的融合消除了人们生活在电脑前的孤独感。

(三)媒体功能融合

在观看弹幕视频的过程中,观众的娱乐和社交需求同时得到满足。弹幕的加入让观众可以在观影的同时与他人交流评论、分享经验,甚至可以创造出视频本身内容之外的新“火花”。弹幕融合了媒体的娱乐和社交功能,带给人们更愉悦的享受。

弹幕背后的时空融合与媒体功能的融合不是简单的融合,而是在融合中创造出一个新的传播场景——“身体消失,时空融合”,然后融入其中,享受其中。走进观众的生活。在定位弹幕网站时,B站董事长陈睿表示:“B站不是视频,也不是弹幕,是一个圆圈。”这里的“圈”可以理解为“生活圈”,也可以理解为“文化圈”。

三、话语和社区:弹幕文化是自成体系的

弹幕文化源于ACG文化。 ACG是动画(Animation)、漫画(Comic)、游戏(Game),现在越来越多的动画、漫画和游戏改编自轻小说,ACG逐渐发展成ACGN。 ACG文化起源于日本,但日本没有“ACG”一词弹幕视频的传播特点浅析,只有中国人使用,在弹幕视频这一新兴媒体中形成了其独特的文化特色。

(一)吐槽:弹幕话语的基调

2015年线上春晚直播期间,弹幕进入了观众的视野。原本对年轻观众来说很无聊的内容,因为弹幕中的抱怨变得有趣了。

弹幕视频就像是吐槽的中心。 “吐槽”往往是抱怨、吐苦水、说三道四的意思,但实际上多半是调侃或拆台。动漫迷和弹幕人经常以吐槽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性格和观点,人们在后期弹幕视频中的吐槽逐渐形成了自己的风格,也成为弹幕家族话语表达的基调。

(二)视频内容二次创作:弹幕文化的形成

弹幕视频独特的语言环境中,当观众解码视频内容的含义并以个性化的含义输出时,它为视频本身添加了新的内容。通过观众的“二次编码”,视频呈现出新的面貌,就像一部新作品。参与弹幕的人越多弹幕视频,视频的内容就越丰富。观众的高参与度,实现了观众对弹幕视频的“二次创作”。弹幕文化就是在这个过程中逐渐形成的。它往往在主流文化的基础上对其内容进行重组,通过不同个性的话语,在“弹幕视频”的虚拟社区中实现自身体系的构建。

(三)边界与权威:弹幕文化中的社区建设

弹幕文化源于“ACG文化”,喜爱“ACG文化”的观众集中在喜爱日漫的年轻人中间。但ACG文化一直处于边缘地位,被归类为亚文化。 ACG文化圈为了寻求自己的认同感,形成了不同于主流意识形态的语言风格,比如大量使用“二次元”、“立体”、“鬼畜”等新词。 、“继发性疾病”等。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通过他们独特的话语在这个文化圈内建立了整个社区的权威。

首先,资深弹幕粉丝为自己的亚文化搭建了一道“次元墙”,也就是将二次元世界和三次元世界隔开的墙。 “次元”指的是“次元”,“二次元世界”指的是ACG文化的精神世界,“三次元世界”指的是人们生活的现实世界。他们通过“次元墙”与外界划清界限,认为“二次元世界”和“三次元世界”相互隔绝,不能相互交流,从而面对主流意识形态,强化群体的边界意识,实现组织内部认同。

其次,对弹幕新手用户进行“小学生”的驯化。在弹幕话语体系中,“小学生”并不是指上小学​​的学生,而是泛指那些言论让大多数粉丝不舒服的用户。 A站和B站都有自己的会员考核,对弹幕文化知之甚少的被称为“小学生”。因此,用贬义的方式使用“小学生”这个词,给那些与主流不符的声音贴上标签,可以让用户群体站在制高点。主流用户对个别“小学生”的屏蔽和举报,很快就会引起网站对这些用户的关注并采取措施,从而达到“清理门户”的目的,而这种惩戒就达到了组织内部同质化④,建立权威的社区文化。

ACG文化和弹幕部落对外用“次元墙”区分群体边界,对内通过“up master”意见领袖功能将“小学生”培养为异质个体,从而实现对内认同和社交互动群组。群体权威的构建。

四、结论

基于互联网和大数据开发的弹幕视频,以喜爱动漫、渴望释放个性的青少年为主要受众,打造了一个融合时空与媒体功能的场景,为人们带来不一样的弹幕文化体验。虽然不是每个人都能享受满屏弹幕在空中飞舞的环境,弹幕中难免会有很多扰乱网络生态的内容,但弹幕文化,作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青年亚文化,正在从互联网转向传统媒体,进而对流行文化产生深远影响。

评论:

①郭磊。中国弹幕视频网站受众研究[D].云南大学,2015.

②③谭学芳。弹幕、场景与社会角色的变化[J].福建论坛(人文社科版),2015(12).

④陈希远。弹幕话语构建的青少年亚文化网络社区研究——以哔哩哔哩对Keyki事件的回应为例[J].计算机知识与技术,2014 (20).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雀恰营销 » 弹幕视频的传播特点浅析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文章对你有帮助就赞助我一下吧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