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恰营销
专注中国网络营销推广

启发式

启发式

启发式教学面临的形势和任务 启发式教学实验始于1980年代初,在各级领导的关心和支持下,在教师、研究中心和课题组全体同志的积极参与下。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经过20多年的艰苦探索,各项预定任务顺利完成,取得了一定的研究成果。进入新世纪后,在新的发展阶段,随着新一轮课程改革(有人称之为“第二阶段课程改革”)的启动,教学领域呈现出飞速发展的势头,启发式教学的实验研究工作面临挑战。新的机遇与挑战:党和国家明确提出在课程改革中实行启发式教学,这是教育史上从未有过的;新课改理念也需要通过启发式教学来贯彻落实,给出实验结果。研究提供了广泛的活动。但是,实验研究工作在推进过程中也遇到了很多问题和困难,不太适合教学理论和教学实践。面对机遇和挑战,我们当前的任务是什么?我认为首先要从理论和实践的结合上认真总结启发式,巩固已有成果,不断深化改革;以改革谋发展,以创新促发展,切实提高实验研究质量;使启发式教学在课程改革实践中发挥应有的作用,在课程改革深入开展的过程中,相应地提高启发式教学的科学化水平,促进实验研究工作的不断发展。值得进一步探讨的问题 什么是启发式教学,与课程改革有什么关系?启发式是一个古老而新鲜的教学理念。

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和时代的进步,人们赋予了启发式新的内涵,各种启发式在世界范围内流行起来,有人称之为现代启发式。但究竟什么是启发式想法?无论古今,都没有统一的定义。即使是一种方法、一种原则、一种理念,在理论和实践领域仍然是见仁见智的问题。但无论如何,大家都同意以下观点,即启发式: 有利于开发学生的智力潜能,充分发挥学生的智力;有利于促进知识和能力的协调发展;有利于培养学生的智力创新意识、创新能力;有利于提高学生分析和解决问题的能力等。通过实验和研究,我们认为启发式不仅仅是一种教学方法,而是一种教学理念。它应该像一条红线,贯穿各个领域,贯穿教学理念、教材、教学方法、教学评价等教学全过程。启发式是实施素质教育的最佳方式和途径。那么,启发式教学与课程改革有何关系?我们先来看看作为本次课程改革纲领性指导文件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决定》是怎么写的:“智力教育工作要转变教育观念和改革观念可见,启发式教学的精神与课程改革的理念是完全一致的。

打个比方,你我之间有关系,我有你。在教学实践中,不是要不要结合的问题,而是如何有效发挥和正确处理两者之间已有的“结合”的问题。在这里,没有排他性,只有互动和便利。从全国900余项研究成果和部分研究资料的实际情况来看,充分体现出真正理解和正确实施启发式教学的人,也能更好、正确地理解课程改革。因此,不仅提高了实验研究成果的质量,而且促进了教学,提高了教学水平。这表明启发式教学实验的教师和研究人员能够顺利、快速地跟上形势启发式,促进发展和创新。然而,对于一些没有掌握启发式方法,或者刚接触教学的人来说,这是另一种情况:在新的情况下感到迷茫和困惑。甚至有人说,“眼前的报刊杂志有新意,新名词层出不穷,眼花缭乱,眼花缭乱,令人眼花缭乱”。有的研究资料指出,讲座还是在课堂上讲授,会讲解到底;虽然问题很多(请注意,启发式教学可以采用问答的方式,但“提问”不等于启发式),但缺乏针对性和启发性:双边活动多,但未能真正激发兴趣、启迪思维、培养情感、态度和价值观;自主学习是肤浅的,合作学习只是形式,等等。面对新阶段、新事物,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是很正常的。这就要求我们进一步提高认识,坚定信念,创造性地工作,“积极推行启发式和讨论式教学”,好学好学,充满热情。致力于教育改革、发展、创新,将启发式教学实验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更好地服务于基础教育改革发展。

深化改革促进发展的若干举措 以下是研究中心、课题组和研究会今后的一些工作措施和思路。请在场同志提出意见和建议。启发式研究中心定位 华中师范大学启发式教学实验研究中心,1997年正式成立。现为教育部华中师范大学基础教育课程研究中心特色鲜明的学术机构,专门从事基础教育研究。教育教学改革实验。研究中心的宗旨是:根据《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教育改革全面推进素质教育的决定》(1999年第13号),关于“智力教育工作应转变教育观念,改革人才培养模式,积极推行启发式、讨论式教学,激发学生独立思考和创新意识,有效提高教学质量?”,探索新体系现代汉语启发式教学从理论与实践相结合,以推动我国基础教育改革发展,全面推进素质教育,提高教育教学质量,为教育科学化水平服务。研究中心的任务是:开展基础教育学科教育改革、教材研究编写、师资教育、商务咨询等方面的实验研究,承担国家教育科研项目,组织区域合作。研究、设立实验基地(学校)、示范学校、举办学术研讨会、经验交流会、接受研究成果评价、鉴定等。理论与实践工作者,老中青结合的实验研究团队。

有教授、高级讲师、特级教师、全国优秀教师、知名专家、学者、名师。他们热爱工作,无私奉献,团结协作,与时俱进,开拓创新,为保证实验研究任务的顺利推进和圆满完成创造了条件。未来,研究中心还将聘请部分兼职研究人员,充实和补充三合一研究团队。研究中心当前的重点工作是继续深入探讨启发式教学理念、教学模式和教学策略,深化实验研究,推进课程改革;同时,密切关注各版本义务教育教材的教学现状。其中一些教科书被称为“非新课程”教科书(“小学数学”2003 10)或“原始教科书”(“中小学教学教科书”2003-1)或“日本教科书”)。学科教育2003-8)。他们指出新课程将在2005年在全国范围内全面实施。由于新课程的实施从开始年级开始,这意味着所有年级将能够完成向新课程的过渡。也就是说,要完全使用新教材需要10年的时间。因此,“朝阳计划”和“日落计划”必须“两手抓” .我们认为,两个项目的重点都是我们要着眼于课堂教学的改革,这是一项需要扎实工作,潜力巨大的工作,但必须付出一定的代价,才能见效。开展集体科研工作科研兴校,科研兴校。教学、科研、育人观已深入我校实验班和合作单位,并在实践中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大量专着和系列论文已公开或内部发表,是教学领域的宝贵财富。

参与教育研究,特别是承担一定的实验任务或研究课题,不仅是提高教育教学质量的有效途径,也是提高教师水平的有效途径。 “九五”期间,各地区积极开展国家层面启发式研究子课题的研究工作,取得了较好的效果。本次会议我们将邀请专家进行评审和颁奖。 “十一五”期间,先后接受国家人文社科科研项目229项《深化启发式教学实验促进素质教育发展的研究》(项目批准号:01JD880017)子-项目) 申请后,50个项目经审核通过,中标率为22%。已经批准项目的,希望项目按计算执行。未来两年,如有条件,可报批“十五”子项目。下一步,要加强子项目立项、试验研究检查、定稿和规范管理工作,杜绝计划多、多、不落实的弊端。充分发挥研究会作用 启发式教学实验研究会于1997年正式成立,现有会员1778人。几年来,研究会与研究中心合作做了大量工作,在全国建立了263个实验基地和61所示范学校,为推动教育改革实验发挥了组织保障作用。在上述实验基地和示范学校中,有的已经完成任务或已经转身,有的还在继续;为弄清情况,今年3月,我们发放了242份问卷(已收回67份启发式,下一步,根据反馈启发式,由教育部华中师范大学基础教育课程研究中心联合发放的标志)教育部、全国启发式教学研究会更换,原标志同时取消。公示。

符合条件者,可与研究中心联系,继续进行报告(包括渗漏增强和灵活多样的交流活动。为了进行经验交流和学术讨论,从实验一开始,研讨会每年举办一次,至今已达23场。这样的会议不仅交流经验和学术,也增进了友谊。但过于频繁的会议也可能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我们设想未来,灵活多样的方式将通过举办一些小型研讨会、专题研究会、或使用教育部华中师范大学基础教育课程研究中心网站()等方式进行交流和联系,电子邮件()进行交流和联系(会议相关信息可在网上找到。)无论采用何种方式,交流活动只能加强,不能弱化,如研究成果、立项、实验基地、示范学校、会员资格、事前评价、功绩评价等。可通过沟通评审或专题评审会议进行评审工作。分阶段分散开展工作,也可以使工作更有规律,更灵活。这个想法是否可行,请大家讨论。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雀恰营销 » 启发式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文章对你有帮助就赞助我一下吧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