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恰营销
专注中国网络营销推广

“陈博士”变成合肥一中“陈老师” 带出许多优秀学生

“陈博士”变成合肥一中“陈老师” 带出许多优秀学生

他毕业于中科院遗传与发育研究所,本可以留在大学任教,但最终选择进入高中一线课堂,当一名普通的生物老师;他有博士学位,但他在给学生讲第一节课时,他觉得自己说的“很糟糕”;他的专业是生物学,但他可以用英文写一篇70页的论文,并在国外学术期刊上发表;他的学生获得了全国生物竞赛一等奖、全国科技竞赛创新竞赛一等奖。他叫陈嘉敏。 2010年来到合肥一中后,他用了7年的时间让大家忘记了他的“陈博士”称号。 “我爱我的学生,我爱生物老师这个职业。我是陈老师,”他说。

viewfile

先生。陈嘉敏(右)带出了一批优秀学生。

“陈博士”变成合肥一中“陈老师” 带出许多优秀学生

第一节课感觉有点糟糕

对陈嘉敏的采访是在下午。上午要连上四节课,同时上四节生物课,只有下午才有。时间。而这样的上课时间,对他来说还是比较轻松的。高峰期上6节课,每周24节课,还兼顾了生物和科技创新大赛的兴趣班。

博士担任大学教师很常见,但名牌大学的博士毕业生替代普通高中的情况却很少见。因此,2010年毕业于中科院遗传与发育研究所的陈家民来到合肥一中担任生物教师时,引起了全校师生的极大关注。学校。他也成为了这所百年名校引进的第一位医生。此后,学校陆续引进了三位不同学科的博士,今年秋天,又有一位博士将加入合肥一中这个大家庭任教。

“陈博士”变成合肥一中“陈老师” 带出许多优秀学生

“刚到学校的时候,大家都叫我‘陈博士’,当时我觉得压力很大,很不舒服。”陈嘉敏说,一方面是高学历带来的光环,另一方面是缺乏实战经验的教学能力,两者的差距让他倍感压力。他仍然清楚地记得他的第一堂课。那时,我正在教一年级的生物课。下课后,同学们都有些傻眼了——先生。陈听不懂课。对于陈嘉敏来说,长期的大学学习已经让他习惯了这些高深的生物知识,但他忽略了坐在观众席上的孩子只是一年级的学生,他们只能了解基本的知识。 “当时我班的一个特点就是‘跳’,我总觉得提到这个知识,学生自然会想到另一个知识点,但事实并非如此,我和班主任之间出现了脱节。班上的学生。”这种认知让陈嘉敏觉得“有些不妙”。

好在他是一个善于学习和自我调整的人,他的学习对象不仅是本学科的资深老师,还有他的妻子。陈嘉敏的妻子朱成辉也是合肥一中的生物老师。他之所以选择合肥一中,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从妻子身上看到了她对学生的热爱,以及这份工作给她带来的成就感。作为同事,陈嘉敏很欣赏妻子在课堂上的独特亲和力,所以在那之后的两三个月内,朱老师的班上出现了一位特殊的学生,那就是陈嘉敏。他不断观察如何与学生互动,如何让知识更容易获得,如何让学生爱上这门学科。同时,他还师从该校生物学科的高级教师王刚,不断积累和提升自己。经过3个月的教学,陈嘉敏已经学会“蹲下”,很好地融入课堂,用简单的语言表达复杂的问题。 2013年送走第一届毕业生时,一位同学的话让陈嘉敏记忆犹新。同学说:“陈老师是我见过最快的老师。”最大的确定性。

教他们如何钓鱼

“陈博士”变成合肥一中“陈老师” 带出许多优秀学生

入行后,陈嘉敏在教学上越来越好,同时学校对他的工作也越来越看重。随着班级的增加,他也开始承担生物奥数兴趣班的指导和教学,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2015年,合肥一中学生金云帆在全国中学生生物竞赛中获得一等奖,提前收到了清华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他的顾问是陈嘉敏。在今年刚刚结束的全国青年创新大赛中,他指导孔祥华获得了大赛一等奖。

“技术创新必须符合青少年受教育水平的特点,创新教育的目的是培养学生的创新能力。”陈嘉敏认为,与其教学生如何学习和做事,不如帮助他们掌握培养创造性思维的科学研究方法。此次获得科技创新大赛一等奖的项目是关于青少年近视的预防与监测。 “当时孔祥华同学提出预防青少年近视,正好我孩子班的近视也很严重,这也是我关心的问题。”与一般的科技创新导师不同陈老师,陈嘉敏并没有直接告诉孔祥华该怎么做,而是让她先去社会调查,再找文献和设计方案,过程中根据实际情况不断调整的计划设计。方案设计通过后,陈嘉敏指导她进行检测件的搭建和组装。遇到难题时“陈博士”变成合肥一中“陈老师” 带出许多优秀学生,两人一起商量解决。整个过程中,陈嘉敏只是一个参与者,而不是一个完整的领导者,留给孔祥华充分发展的空间。 由于其独特的理念和大胆的结构,该项目最终获得了全国一等奖。

其实,这种“授之以渔不如授之以渔”的理念,在陈嘉敏的教学中一直贯彻着。 “以前我以为看到这个知识点,就会想到另一个知识点,想不出来就直接跟同学说,现在我安慰同学说没关系,试着想一想以另一种方式,以迂回的方式解决问题。”陈嘉敏 据说现在学生缺乏独立思考和解决问题的能力,但这是未来新高考改革的方向,教与学都要转变。

“陈博士”变成合肥一中“陈老师” 带出许多优秀学生

不断更新知识储备

继送走两名毕业生后,陈嘉敏今年再次回国任教4班化学。一般来说,老师们都觉得高三压力最大,但他认为高一和高二是他最忙的时候。因为要兼顾教学和比赛,所以很难抽出时间去做一些课题研究。其实,合肥一中引进博士教师的目的,就是为了培养一支教学科研型教师队伍,为学校今后的教学科研打下基础。进入一中以来,陈嘉敏发表论文数十篇。 2013年至2015年发表学术论文近20篇,部分为国外期刊,部分为学术界一流期刊。

“我的英语也不好,因为我会读会写,但是我听不懂也不会说,典型的哑巴英语。”陈嘉敏发表的数十篇论文 其中,国外杂志《Planta》上发表了一篇文章,主题是一个小麦基因可以提高植物的抗旱性,全文70页,英文写成,如一个生物老师,这样的英文写作能力,令人惊讶。陈嘉敏告诉记者,他的读写能力是在学习和工作之余长期通过查阅国外期刊培养出来的。他的英语不是很好。事实上,他的英语口语很差陈老师,也不太懂英语。 “我喜欢看各种文章,晚上睡觉很晚,经常看大学课本和国外课本。生物科学更新很快,只有不断学习,我的知识体系才能跟上社会的发展。”因为我担任生物竞赛指导员“陈博士”变成合肥一中“陈老师” 带出许多优秀学生,陈嘉敏经常翻阅国外两大科学期刊《自然》和《科学》,然后将最新的生物知识与课堂教学相结合,让学生领略书本之外的知识。

“陈博士”变成合肥一中“陈老师” 带出许多优秀学生

除了撰写自己的学科观点外,陈嘉敏还将在教学实践中记录和反思自己的发现。 2011年,翻转课堂刚刚出现在教学中,陈嘉敏就试点了这种新的教学模式。他发现,翻转课堂有利于学术交流和互动,帮助学生发现和解决问题,但课程前期准备时间较长,不适合全面部署。陈嘉敏客观记录了自己的实践和反思。 2014年11月,在《教材教法》杂志上发表论文《翻转课堂教学模式的实践与反思》,成为翻转课堂教学反思的案例。

目前陈嘉敏已经掌握了课堂教学,随着教学方法的熟练,他的教学理念也在不断变化。 “以前我认为老师应该传授知识,后来我认为应该传授能力。现在我看到学生不仅要在学校里得到这些,还要有规则感、品质感、感知力和感知力。”生活等等。”他说自己也在不断的学习和探索中,很幸运一路有同学们陪伴。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雀恰营销 » “陈博士”变成合肥一中“陈老师” 带出许多优秀学生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文章对你有帮助就赞助我一下吧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